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STONY】作弊(糖,一发完)

 “操,要挂科啊。”Tony把头往桌子上狠狠地一磕,哀号道。

Clint啜了一口咖啡:“闲时不烧香,考试火葬场。”

Tony没有理他,倒是Clint自己把话头接了下去。“不要怕,我会风雨无阻地给你上香……为什么你这个表情?

“……哎兄弟?

“……兄弟你不要这个表情,哎兄弟,兄弟!”

Clint摇了摇Tony的肩膀,确定他还活着之后如释重负地安慰道:“不要担心,你还可以作弊。”

Tony一捶桌面,恨铁不成钢道:“你说得轻巧,你自己去试试看?我考什么,我考的是艺术史,全他妈是大题!”

Clint优哉游哉地叉起一块鸡肉,放在Tony鼻子前摇了摇:“所以我说,选择抄袭的对象就很重要了。万一选一个脾气不好的给你一巴掌抡过来,保准你都出不了考室。倘若是个小姑娘则就…啧啧,想想校报头条‘臭名昭著的校园霸主Tony Stark考试调戏同座’……真够劲爆!我喜欢。”

Tony强忍着抓住餐盘才没把意面泼在眼前这傻X的脸上,Clint按住他的手,嚼着鸡肉含混不清地说:“我倒是知道一个人……只是……”

“说吧,多少钱?”Tony咬牙切齿道。

“这次不要钱……那边那个红头发美女看到了吗?帮我要到她联系方式。”Clint笑眯眯地说。

“你要我帮你约校花Natasha?”Tony的手又开始抓紧餐盘了。

“不错嘛,号称对校内美女没有兴趣的Tony小少爷连新一届的校花评比结果都知道啦!”Clint放下叉子,装模作样地拿出餐巾,“那么成交?晚上就把那人的资料给你送过来。”

Tony点头:“成交。”

Clint起身,Tony低头看着自己还没有动过的午饭,忽然有了主意。

他抬起头,狡猾地笑道:“Natasha是不是还单着身?”

“是的。”Clint眨了眨眼。“怎么?”

“加价,”Tony懒洋洋地说,“作弊计划也得给我设计好了。”

这回轮到Clint想泼餐盘:“成交。”

 

[餐厅的另一头]

“那真是谢谢你了,”Wanda不自在地说,脸颊略微有些绯红,“我一直不大好意思约Vison出来吃饭,主要是找不到借口……”

Steve笑得满脸春心荡漾:“哪里,为好看的姑娘服务一直是我的人生追求。”

Wanda显然不为他的差劲调戏打动:“主要是不能让Pietro知道,我哥特别在意这些。”

“明白。”Steve舀起一勺土豆泥。

“你要什么报酬吗?”Natasha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没好气地问。

“其实我没什么想要的,主要是Wanda帮不了我……”Steve把胳膊肘支在桌上,若有所思道,“但Natasha你愿不愿意帮我个忙呢?”

“可以,为无脑男服务也是我毕生的追求。” Natasha嘲讽地说,拨弄了几下碟子里的紫甘蓝和苹果片。

Steve动了动嘴唇,吞吞吐吐地开口:“过几天不是考艺术史嘛,我想你帮我把Stark弄到我旁边,然后把电断掉……”

Wanda显然没能理解:“为什么?”

Natasha露出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没有大问题,具体内容我们可以再商讨,只是……”

“不用断电很久,只要一分钟就好了,只要一分钟,”Steve急急地说道,“你要是不愿意也可以,这确实挺为难的,但你以前似乎干过这种事,所以……”

Natasha不耐烦地点点头,嚼着沙拉:“只是,我没想到你原来好男色。”

“才没有!”Steve把叉子往盘子里一怼,随即软下来:“那……谢谢啦。”

“好,Wanda的忙也一定要帮哦。”

 

[当晚]

“Vison?是我,Steve,我有件事儿,对……对……我也很抱歉啊,但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那妹子的论文被给到你手里了,对……你今天那个袋子……不行不行,你们可是一门课都遇不到,必修课?必修课不行……所以我看你还是把那妹子约出去吃顿饭吧,表示你的歉意,诚恳一点嘛……好,周四晚上?好,可以,我去跟她说一声。你可别爽约,也别拆开人家的文件袋子,嗯嗯,你不用知道是谁,反正你也遇不到,我知道就好了……我怎么知道?我跟她熟啊。我为什么不转交?不行,万一出了点差池我可不想背锅子……好,周四晚上,门口的咖啡店,说定了,拜拜。”

Steve放下电话,点开未读短信:“今晚行动,第一阶段准备工作。——Natasha”

他略微红了红脸,急忙确认四下无人才呼了口气,故作淡定地回复道:“知道了。Wanda那儿我也进展的不错。”

 

[另一边]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这一向是Tony的人生信条。他在学校周边最负盛名的甜甜圈店找了个位置,点了杏仁草莓奶油巧克力芝士柠檬橙子樱桃李子九份甜甜圈,打包了十二份做夜宵,摸着自己凸起的小肚子开始慢慢享受。店里播放着缓慢的钢琴曲,空气里飘着奶油和巧克力的香味,还有玫瑰、雏菊的清香……
等等,不对。
玫瑰?
Tony睁开眼睛,Natasha端着一杯红茶和原味甜甜圈坐在了他的面前,涂成浅粉色的指甲搭在杯子边上,甜甜地一笑:“Tony Stark!就知道你会来这里。”
靠,这是哪一出?
Tony的内心万马奔腾,只得往嘴里塞了一个柠檬甜甜圈,打算用奶油安抚一下自己。Natasha却丝毫不浪费时间,往后微微仰了仰头,一头红发在背后晃着:“你会来考艺术史的吧?嗯?”说完眨了眨眼睛。
Tony的甜甜圈噎在了喉咙口,嗯嗯唔唔地摇了摇头。
Natasha拿起杯子,抿了一口红茶:“怕不合格?这可不行,你的准考证给我。”
Tony吞下甜甜圈,飞快拿起了巧克力味的,往后退了退:“干什么?”
Natasha举着杯子,手肘抵在桌上:“你的准考证给我,我可不想说第二次。到时候考场门口见。要是我没有见到你……这就对了!谢谢,我收着。”

两人默默地注视着对方,Natasha把Tony的准考证放进包里,拉上链子,伸手招来侍者,点了一款他听不清名字的酒。

“好了,”她转回来,十指交叉,“今天我们来谈谈Steve。”

“Rogers?”Tony的脑子里瞬间闪过情人节收了十公斤巧克力的Steve四处派发的景象,咽了口口水。

“Rogers。你可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Natasha赞许地点点头。

“怎样?”Tony稍微起了一点兴趣,伸手在盘子里摸索着。

“他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尤其适合你。”Natasha诚恳地说,“我想你不会没有留意过……”

适合?

什么叫适合?

Tony的脑子有点麻木,舌头也不是很听使唤,Natasha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把Steve的所有优点滔滔不绝地说上了一个小时,中途他听着听着就不知不觉地下肚了剩下的甜甜圈,当发现盘中空空时,已经过了很久。

“总而言之。”Natasha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其实他并不是没有留意过Steve,恰恰相反,他留意过很久了。Tony想道,只是Natasha这么一说,似乎又有些不大对劲。算了我不要想了!现在校花就坐在我面前喝茶,好歹也要多聊几句啊,校花哎!

说到校花,再等等。有什么忘了。

Clint拜托他什么来着?

他掏出手机,结结巴巴地说:“Natasha,其实我也有事找你,这个人叫Clint,他呢,他呢……”

卧槽Clint有什么优点?那只死肥鸟除了吃还会什么吗?

恰恰在这个时候,Tony的手机响了,一条短信。

“帮你搞掂了,抄袭对象是Steve Rogers,刚好你也有兴趣,为人超级Nice!把你的准考证给我,我有办法把你们排在一起。——Clint”

这就很难解释了。

这就十分尴尬了。

Natasha把手机推回来,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我走了,酒你喝吧。”
一切发生得太快。Natasha带着玫瑰香气的脚步声离开餐厅时,Tony还怔怔地坐在原地,握着手机,另一只手给自己倒了杯酒。

酒是粉红色的,想到Steve,他觉得手心很烫。

[次日]

Tony在打电话。

“她要,我有什么办法?你去弄回来,你自己去找Natasha把我的准考证拿回来!要不是你的要求,我怎么会半夜跑去吃甜甜圈?好,就算是我的错,但是……反正我不管你去拿回来!

“有没有帮你要号码?我呸,哪里还记得这些事!昨天真是,哎Clint你知道什么酒是粉红色的吗?粉红色的酒会不会下毒啊?Clint?Clint?喂喂喂?”

“现在的人真是不可理喻。”Tony愤愤地放下手机,开始寻找吃午饭的地方。

 

Clint被人拽住了。

Clint被女神拽住了。

Clint吓得把手机摔了。

Natasha戴着墨镜,一只手揪住他的领子:“你是……死肥鸟?”

Stark可以去死了。他挤出个笑容,随即又想起还有任务在身,于是故作严肃地板起脸:“你得把Tony的准考证还给他。”

Natasha另一只手给了他一拳:“少废话,我看见你的短信了。Stark暗恋Steve多久了?”

Clint犹豫了。Tony虽然讨厌,但毕竟是他最好的朋友,也给过他数不清的帮助。人在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义字,他Clint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从来都是捂着良心走路的。于是他坚定道:

“暗恋很久了。”

刚出口他还是有点后悔的,但看见Natasha朝他笑了笑,瞬间觉得这队友卖得十分值得。

Natasha一把把他拽到旁边的树底下,“打算撮合吗?”

Clint被午后树荫下的阳光照得晕晕乎乎,Natasha松开他,从包里掏出一叠纸,哗啦啦抖开:“这是我和Steve拟定的计划。”

Clint不舍地把目光从Natasha身上挪开。纸上画着学校电房的布局图,操纵电闸的具体方法以及考试时间。在开考二十五分钟9:55字样下涂了一条红线。旁边用小字标注着注意事项。

Natasha又递过来一张纸:“这是我单独设计的。”

这一张画了考场平面图,旁边几个通风口的联通通风管上打了星标,写着“玫瑰花瓣”“气球”“星星灯”“泡泡”“纸花”。

“五个通风管,塞进去五个机器,到了时间远程操控,考场就会飘满装饰品,54分飘,55分断电,给他们三分钟。”Natasha用指甲戳着纸面。

“刚飘就断电?”Clint怀疑地抬头。

“要的是氛围,”她又摸出一张小卡片,“我找了两个人去电房,今晚六点在这里找我,我们去放机器,布置装置。明天你和我在考室门口见。”

多年以后,回首往事,Clint会想起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Natasha拿着几大张密密麻麻的计划纸带着他见识了什么叫套路。

 

 

【考试当天】

Tony被Clint反剪着双手,押送到了考场。

天气好得出奇,满天飘着棉花糖,一树的叶子挠着蓝天的痒痒,Sweetheart甜甜圈店挂起了酸奶新口味的广告,空气里弥漫着新烤面包的芳香。

就这么一个美好的日子,他要去考艺术史。还是抱着抄袭为最终目的进的考场。

他贴在窗户上往里偷偷地看,Steve已经坐在座位上了。他戴着一副红黑镜框的粗框眼镜,黑色的T恤上画着一只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还有十分钟开考,他手里玩着钢笔,安静地看着桌面。

哇。

Tony低头看看自己凸起的小肚子和sweatheart消费1000个甜甜圈的赠送super会员装,吞了口口水,走了进去。

一路上他似乎听见了骚动声,但他当做幻听没有去理,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在Steve旁边坐下来打开书包,一支一支地把笔拿出来,又一支一支地放回去,如此反复几次,就是不敢抬头看Steve。

等到他终于折腾完了,卷子也发了下来,Tony终于有正当理由往左边抄了。

Steve写字特别端正好看,一笔一划都很认真很清晰,Tony死死盯着那只笔在纸上划来划去,自己的手动都没敢动。

他试探性地抄了几个字,对方面不改色,继续沙沙写着,他清了清嗓子,对方也没有管他。

于是Tony坐正身子,埋头抄起来,Steve写一个词,他写一个词,幸好Steve写得慢,时不时停下来想一想,他就趁这个时候偷偷看几眼Steve的眼镜,然而Steve跟瞎了一样完全没留意。

 

Steve的内心是崩溃的。

Tony一边抄一边偷看他就算了,还抄那么死鬼慢!他写一下还要装着思考停一下,越写脑子越空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看看手表,42分。他极力控制面部表情,一本正经地停下笔。

 

Tony看见Steve停了笔,慌忙也装作思考。这一装就有点想上厕所。其实不上厕所也说不过去——考场上两个人一起满脸深沉是很有问题的。

他环顾四周……

 

艹!不能让他上厕所!

Steve慌了。Tony一上厕所这一切就白费了!眼看Tony要把手举起来,他条件反射地拽住了他。

 

Tony被Steve拽得昏头昏脑,和对方四目相对,吓得完全说不出话,在心里已经把Clint分尸了无数次。

 

你以为Steve不慌吗?

他也很慌啊!但手拽着Tony也不好松开,情急之下说出了最不该说的一句话:“同学,你是不是在作弊啊?”

 

Tony的胳膊快要被拧断了,他咬牙切齿道:“是啊。”

 

空调骤地停了,通风管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响声,随后啪的一下,烟花爆开一般整个课室飞满了玫瑰花瓣,星星灯,泡泡和气球。纸花落在两个人的头上,挂在Steve的眼镜上,星星灯在Tony身上的甜甜圈图案上闪耀。

一分钟过去了,灯没有熄,电没有断,Steve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拨开满脸的花瓣:“但是我很乐意给你抄。只是老师过来了。”

Tony看着Steve,认真而仔细地凝视着他脸上一大片的红色,意识到自己的脸也在发烫。Steve想松开手,但被他按住了。

“Oh,Steve,Fuck it.”Tony摸着胸口闪耀的光点,笑着摇了摇头,“就这么抓着吧。”

 

 

番外一:9:44 电房

Vison坐在电房,Wanda在他背后撩着头发。

虽然身上有Natasha的任务,但他们两人无法集中精力。他看着表,手松开又握紧,终于鼓起勇气转过头:“Wanda,这周四,Steve让我去和一个姑娘吃饭。我觉得这样去很尴尬,而且会让别人误会……毕竟我对她没有兴趣。我在想,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

“去和一个你都没见过的姑娘吃饭?”Wanda露出了笑容,把手交叉在胸前。

“拜托,那姑娘不会对我有兴趣的。你陪我去一次,就当一次普通聚会好了……虽然你跟我不大熟……”Vison松开电闸,把Natasha和Steve忘到了脑后,“但是也许晚上可以去吃个夜宵?我们两人?”

“不了,Vison,”Wanda婉言谢绝道,“我想你应该和那姑娘好好聊一聊。”

“为什么?那姑娘不喜欢我。”Vison探了探身子。

Wanda把靠上去,咬了咬嘴唇:“不,我想那姑娘很喜欢你。”

"非常、非常喜欢你。"

 

番外二9:44考试楼对面楼顶

Clint拿着望远镜:“放得很顺利。”

“那就好。”Natasha头也不抬地摆弄了一下操纵器,“合作愉快。”

“你知道吗?”Clint看着天空,“我帮Tony可是有条件的。”

“什么?”

“我让他把学校最漂亮女孩的号码要来。”他笑道,叶子味的风从他们头顶吹过。

“然后呢?”Natasha抬头看向他的背影。

“他没要到。”Clint转头,“一起吃午饭吗?”

“好。”Natasha站起来收拾东西,他们肩并肩地走下楼顶,在打盹的阳光下漫无目的地散着步。

“我说,那女孩最后怎么样了?”Natasha忽然问,侧过头。

“不怎么样,我总有一天会要到的。在那之前,我想先跟她吃个午饭。你喜欢吃面条还是比萨饼?”

 

 

END

 

 

 

 

 

 



 


评论(2)

热度(125)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