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醒来

《醒来》

BY:猪猪

移动迷宫同人,TN,盗梦空间设定/背景

背景解释:T处于梦境嵌套中,离开一层梦境的方法是从高处坠落;假如在梦里被杀死,将进入一个叫意识边缘的地方,永远不能回来;梦中人会企图杀死进入梦里的真人;

  Thomas拼命地奔跑着,旁边的景致融化、合拢成一条线。

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走廊,“WCKD”字样涂满了两侧的墙壁,这些褪色的字母让他的记忆碎片疯狂地扑来。那些脸孔是扭曲的,仿佛正在被他的心跳撕扯。

他看见了Teresa的褐色眼睛。她的眼底倒映着一片荒原。随后她的面孔马上被Frypan取代,对方死死地盯着他,“你成了英雄了。”他说,声音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空灵飘渺。紧接着尖叫声忽然开始在他的脑海里回荡、此起彼伏,有Jake和Zart的声音,也有Winston的。“Thomas!”他们大喊,“救救我们!”再然后Sonya的面孔忽然出现,又急剧失焦:“你不是Leader吗?“她说道,”你不是救世主吗?”所有声音交织在一起,越来越高,像无数乐器的疯狂奏鸣曲在Thomas的脑海里炸响。

他只能继续奔跑着,那些声音仍然在响动,如同钢片插在他狂跳不已的脉搏中,随着血液的流动撞击着他的呼吸。他的双腿以不正常的频率迈动着——不,这本来就不正常,他在一个梦里!他需要醒来,回到现实世界去,也许喝一杯热水把往事忘掉就好。

他抬头往前看,但什么东西开始一点一点地浮现——一双眼睛。琥珀色的眼睛。哀求的眼睛。

不!!!Thomas的脑海忽然炸裂了,我不要看见这一双眼睛!!!他企图阻止,但影像越来越清晰。

快点醒来快点醒来快点醒来!他暗暗嘶吼着,用尽生平力气向前冲去。

他要离开那双眼睛,他要离开那段过去,他要离开那个他失去的人!

忽然,他被一个不存在的东西绊倒了。

Thomas向梦境边缘滑去,他感觉穿过了一块玻璃,猛地下坠。

什么绊倒了他呢。

愧疚?

良心?

思念?

                           II

Thomas在一条街上醒来。

他感觉自己身体的部分一点点苏醒,从眼睛,耳朵到腿。思想重新流回他的身体,凝固的血液再次流通。他站起来,环顾四周。

这是一条空无一人的街道。

这是丹佛。因为没有了当初的肮脏不堪,Thomas差点没能认出来。

不管怎样,这倒是一层有趣的梦境。他暗想道。

他从街道的一端开始行走,直到一堵墙上的涂鸦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堵绿色的砖墙,上面用红漆刷着一个单词:IF。

他愣了一秒钟,随即嘲笑自己的愚蠢,这是一个普通的单词而已,和那句话不会有任何关系。这个单词处处都有。

他继续前进,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那个花盆是忽然砸下来的,哗一声,碎在他的面前。

这倒不惊人,震惊的是土中间那块砖头,上面有一个单词:YOU

Thomas无法再把它判断为巧合,他决定立刻离开,他转身推开一家咖啡馆的门,冲进空无一人的吧厅,找到楼梯直奔二层而去。二层不大,Thomas很快找到了窗户的所在处。他一摸,上面有栓,而且似乎卡住了。

几乎与此同时,二层与一层的连接门咔一声锁上了。

Thomas疑惑地走过去,看到门上刻着一个他发誓之前绝对没有的单词:EVER

Thomas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头部,一种近乎于愤慨的恐惧将他牢牢包围,他哆嗦着,后退一步,撞翻了一个大柜子。上面的书本砸下来,一本书正中他的肩膀,他看向书名:BEEN

他颤抖着,握住拳头走到门前,仔细倾听楼梯上的声音。

哒。哒。哒。

哒。哒。哒。

Thomas凝视着门上的单词,久违的愧疚感开始若隐若现。他把耳朵贴上去,发觉脚步声并没有变远或变近,而像原地踏步走。

同时,他的手臂一阵疼痛,Thomas低下头,发现两个黑色的单词:MY FRIEND

他不顾一切地向窗户跑去,用尽力气撞向它。

他从窗口飞了出去。

下一层梦是什么。

谁知道。

他得醒来。

真正醒来。

                          III

Thomas的背贴着冰凉的金属,铁锈的味道围绕着他,他感到熟悉与恐惧,他的心跳放慢,仿佛超离于他的身体之外。

紧接着,一片新鲜的草绿色开始在他的脑海里浮现,接着是树,是巨大的迷宫墙,是幽地人们。他甚至嗅到了泥土的味道。接着,Thomas感觉镜像逐渐变得模糊,另一幅画面开始浮现出来。

这一幅画面更趋近于现实,这是一个冰冷的囚笼,生锈的栏杆,肮脏的铁罐将他团团围绕。笼子在上升,但很缓慢,与当年不一样。

当年。

这是当年的情形!

Thomas急促地喘息着,但还没来得及做任何事情,幽地又开始浮现。

像航拍一样,景色由远到近,由模糊到清楚,渐渐地,人影和声音同时出现了。

“hey,Chuck!”Zart大声喊道,   “过来,这是新人的床铺,你整理一下。”

Chuck拎着一桶水过来了,“哦,Zart,”他抱怨道,“不要告诉我你又往上面抹满了泥巴。”

Zart诡异地笑了:“像往常一样。”他说。

“去死吧你,”Chuck生气了,“每次都是你这么做。”

Thomas的视线再次模糊了,笼子的影像又开始缓缓出现。

他坐起来,把手放在笼子的栏杆上。比当时的要轻薄很多。他想道,如果我用力摇晃它,它会断开,那样的话也许我可以离开这里。

他做了一次尝试,结果发现笼子比看上去要结实一些。但并不是全无希望,他想,这里有一些我可以利用的东西。他捡起一条细钢丝和一罐类似于机油的东西,尝试把他们拼在一起,但失败了。于是他把机油抹在铰链上,用钢丝伸进齿轮的卡口间。正当他打算撬动的时候,一切影像忽然雾气一般褪去。

“Chuck?”Newt的声音,“你在干嘛呢?”

“没什么——”Chuck突然有些慌张,“洗洗擦擦——像往常一样。”

“哦。”Newt走向Chuck,他低下头,Thomas看不清他的脸,“新人要来了。”

Chuck偷偷看了一眼Newt,“Winston说你昨天晚上哭了。”他小声说。

“有吗?”

“因为Nick?”

“……”

“不要难过,又有新人了。”

“听着,greenie,轮不到你安慰我。”Newt笑着说道,把手搭在Chuck的肩膀上。

笼子的画面再度浮现,但幽地的景象并未消失,两幅画面重叠在一起,声音交织在一起。

Thomas花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适应这种状态,他缓慢地起立,靠在囚笼的一侧,将精力从闪烁的幽地画面中分离出来。

他又一次认真地思考自己的处境,砸破囚笼看似不大可能,唯一的方法是——

一切忽然改变了。

本来垂直的通道缓缓地移动、旋转,变成了水平的。笼子渐渐消失,像颜料从画布上剥落。Thomas置身于一个虚空的黑色空间,他回过头,发现一块绿色的亮斑,如同幽地的丛林。

他向反方向走去。

“Thomas。”

他转过身。

Minho。

IV

Thomas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上一层梦境的。

他没有坠落的感觉,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不。

不尽然。

他猛地睁开眼睛,青草和藤蔓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在迷宫里。一秒钟过后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是站着的。

他身后有一个人。

Thomas闭上眼睛。

“Minho?”他问,“是你吗?”

没有应答。

他能感觉到亚裔少年就在他身后一米远,他的呼吸几乎喷到了他身上。

“你杀了他,对吗?”Minho轻声说。

他们几乎同时向前冲去。

Thomas深知自己和Minho的速度差不多,并不可能将他甩掉,何况在迷宫里。

Thomas选择了靠左的一条岔道,奇怪的是,这条路几乎全部被藤蔓覆盖,他艰难地跳跃着,藤蔓和泥土缠绕在他的脚上。

他企图说服自己这个Minho并不是真的,他只是一个梦中人,他失败了。

他被藤蔓绊了一下,Minho从后面揪住了他的领子,两个人翻倒在地上,地面忽然陷下去,形成一个楼梯状。

Thomas从楼梯上滚落,Minho紧跟在他后面。藤蔓似乎长了眼睛一般将他团团包围,从头到脚。紧接着他所处的地方忽然形成一个圆台,四周的迷宫墙将他围在中间,圆台飞快地旋转起来。他已经看不见Minho,但可以清晰地听见他的声音。

你杀了他,对吗?

Minho!!!!!

告诉我,Thomas,你杀了他,对吗?

不,Minho,你什么都不知道!

告诉我!!!!

他哀求我,Minho,他求我!

Thomas!

不是那样的!!!

告诉我!!!

对!!!我杀了他!我把枪口对着他的额头,狠狠地射下去!!对,Minho,我杀了他!!!

沉默。

醒来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的心早已死了。

他看见了一把长匕首。Newt的长匕首。

他拿过来,向自己砍去。

V

他在意识边缘醒来。

他环顾四周,这将是他被困一生的地方。

意识边缘挺漂亮的,藤蔓,树和花朵四处可见。

“Thomas。”

他转过身去。

 

END

 

后记

看完这篇同人,估计你们有以下想法:“我勒个去,真难看。”“这也敢发出来。”“我只能呵呵了。”酱紫,因为这是我第一篇同人,请大家多多见谅哦(´-ω-`)

我之所以能把它写出来,要特别感谢骨头和勺子,感谢池煜,糖饼七,香草和黑月,你们或用文,或直接地帮助了我,谢谢你们!


评论

热度(11)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