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三个问题

                    

《三个问题》

BY:猪猪

备注:移动迷宫同人,TN/TM,灵感来源:《别闯阴阳界》电影及歌曲《As long as you loveme》还有,这篇不是AU!

序:三个问题

Who youare?

Whereare you from?

Whatyou did?

第一章

Thomas打开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他包围,门口的杜鹃花开得灿烂,几乎拦住了院子的门。

Thomas缓步走向前去,从快递员手里接过报纸。

“一个人住啊,小伙子?”快递员带几分调侃地问。

Thomas微笑着点点头,转身退回屋子里。

二层的屋子是他父亲留给他的,里面的家具是他母亲布置的。而他的父母现在也许在欧洲的某个小镇的咖啡厅消磨时光。

奇怪的是,他关于过去的记忆很不清晰,仿佛一张旧了的照片,一点一点地磨平掉色。

Thomas看向墙上裱在红木相框里的家训:

Who are you?

Where are you from?

What you did?

这三个问题有时候还真没法回答。Thomas 凝视着他母亲的字迹,一种近乎嘲讽的心情涌上来。他去拿一旁的咖啡壶,却发现那只白色的225美元的壶不翼而飞,而他确定十分钟前它还在那儿。他起身找了一圈,从餐柜找到阁楼板,都没有发现任何踪迹。正当他纳闷时,他发现桌布上面的咖啡污渍消失了踪影。

这是件怪事,那块圆圆的污渍从四年前起就存在了,每天他吃饭时手肘都会碰到它。不光如此,甚至电话号码薄上咖啡厅的订座号码也不见了,仿佛和咖啡有关的一切都消失了一般。

Thomas瞥见窗口白色纱帘外闪过一个人影,好似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他本能地冲上前去,拉开窗帘一看,门口的几块草皮被踩得乱七八糟,留下一串歪歪斜斜的脚印。

Thomas转身追出门外,看见一个黑影消失在拐角,他跟过去,又什么也没找到。

紧接着Thomas后面晃过一个人,之所以说是晃,是因为那种感觉只持续了几秒钟便消失了,可这几秒钟足以让他明白这不是刚才的那个人。不同于那个影子的黑色,这个影子是白色和金色的混合。

Thomas有些沮丧地环顾四周,天渐渐亮了起来。他已经追出了几百来米远,现在他还得走回去。这似乎是除了咖啡周边和那两个人影之外最无奈的事了。

他慢吞吞地往回走,朝阳的光晕温和地包围了他,当他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翻箱倒柜的响声,透过窗纱可以看见那个黑色的人。

他怎么进去的?Thomas确定自己锁上了门。他加快脚步冲回自己的房子,他进门以后那个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屋里的东西也不像被翻动过的样子,除了一些东西似乎消失了……合影!Thomas猛地醒悟过来,他急切地在房子里绕了一圈,发现屋子里面所有的合影都不见了——只是合影——只是他和他父母的合影。其他照片都还在,那些照片却消失得不留痕迹,原来挂着它们的墙壁空无一物,连钉子眼都没有留下,原来夹着它们的相本空空如也,甚至连包装也没有撕下来过。

惊骇包围了他,他再次走到窗前,探出头一看,觉得整个人都呼吸不了了——他的后花园的草皮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一根草也没有留下。其他东西,杜鹃花呀,常春藤呀,都在原来的地方——除了割草机和关于养护草皮的那三本杂志——所有和草有关的东西全都无影无踪了。

Thomas气愤得说不出话来,只得牢牢地闩上门窗,把屋里的物品清点了一通。接着,他听见楼上有响动,他奔上楼去,发现那个金白色的影子唰一下不见了,而天花板上用金色的油漆刷了一句话:

“Iwill be back soon.”

第二章

 

几个小时后Thomas上学前特地把一些细软带在了身上,以防再遭遇不测。他还把门窗闩得死死的,甚至套上了几层铁链和铜锁。想到昨天的合影失窃事件他就无比的羞恼,可奇怪的是他竟然想不起那些合影长什么样子了,他也记不清草皮原来的样子了,他甚至忘了他的咖啡壶是什么颜色的,好像是绿色,或是黑色?

在上学的路上他拐到了经常去的那家咖啡厅——也就是丢失的号码的主人——打算问一点事情,可是他驾轻就熟地到达咖啡店的门口时,却发现哪家店已经不见了。他绕了一圈,确定自己并没有来错地方。

那么就是咖啡厅的凭空消失了?

Thomas瞥见了咖啡厅的常客Jake正在一旁的树下看一本二流侦探小说。他如见救星一样冲上前去。“Jake,咖啡店消失得可真离奇啊?!”他问。

“咖啡?什么咖啡厅?”Jake皱着眉头问。

“原来在这里的这一家咖啡厅啊!我们昨天才刚刚一起喝了一杯焦糖玛奇朵,你还嫌太甜呢,Jake?”Thomas难以置信地说。

“我昨天一整天都没出门,先生。”Jake哭笑不得地对Thomas说道,“你口口声声念叨的那个咖啡店到底叫什么啊?”

Thomas思考了一下,但什么也回忆不起来,所有的有关咖啡的记忆一点一点变得模糊,最后咕嘟一声冒了个泡就不见了。

他礼貌地转身离去,走过两个街角,回到了他所在的高中。

当他回到班上的时候,班里的同学已经到齐了,除了Su和Maria。他本能地想去询问同学,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不会她们俩也凭空消失了吧?他转身去看两人的座位,发现桌椅都不翼而飞。Thomas去翻点名册,两人的名字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他横下一条心,拍了拍前面的Kalvin。“你认识Su和Maria吗?”他有了几次经验,小心翼翼地问。

“不认识。”Kalvin不耐烦地说。

Thomas瘫倒在座位上,为什么是她们?只是因为她们和自己有交集吗?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关于两人的记忆慢慢地淡出了他的大脑。如同上午一样,和那些莫名其妙消失的东西有关的记忆也消失了,它们只剩下一个并不清晰的印记,而这些印记也在慢慢离开。Thomas又想到他的父母,那些合影消失后关于他父母的记忆也开始不见了,他甚至忘记了他妈妈头发的颜色——

人影!那两个人影!

正当他想到时,那个黑色的影子从教室门口滑过,Thomas一跃而起,夺门而出,疯狂地追去。黑色的影子跑得极快,而且几乎可以飞檐走壁。Thomas只能和他保持100来米的距离。

几秒后金白色的影子也出现了,这个影子跑得不快,但很轻盈,Thomas从追变为了逃,他冲出校门,一路狂奔,想抢先回家。

谁知那两个影子还是抢先了一步。当他到达家门口时,发现院子不见了,彻底消失了。

第三章

Thomas颓败地坐在房间的地板上,这一切太难以置信,但他必须找出应对的办法。

他站起来,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决定把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挑出来保管好,因为这样下去,房子也会丢的。

他拿走了几张获奖的照片,当他取出同学合照时,发现Su和Maria已经不在照片上了。他把这些塞进一个大口袋里,又拿走了几本书和杂志,他走上楼,把毛绒玩具和一些画稿塞在包里。他还拿走了自己的日记。

日记!

Thomas急急忙忙地打开日记本,从头翻找起来,不出他所料,关于父母、Su,Maria,咖啡,花园,草皮的内容通通消失了,一下多出了好几页空白页。

他茫然地行走着,最后一屁股坐下来。他最终决定把这本日记随身带在身上,并且主动出击。

是的,他不能鱼肉一样任人宰割,他必须设一个陷阱,抓住那两个人影——或者其中一个——再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Thomas思考了一阵子。那两个人影肯定会来的,他只要守株待兔——不,不行,他们跑得太过快了——简直不正常!他究竟该怎么办?

或许他可以让他们接近他,再跳起来抓住他们?装死?对!装死!但他们会认出来吗?不,不合理……不如真死?这风险太大了……

他恼怒地放弃了思考。看来,唯一的方法是让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他缓缓地坐起来,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他的过去在消失,属于他的东西不复存在,他不再是他自己。他很愤怒。他无处可去。他开始迷失在一个他相处了十几年的世界。

Thomas是畏惧再次返校的——他怕学校的人再次减少。

然而他的恐惧实现了。当他回到班上时,只有10多个人坐在座位上。是的,其他人消失了。他们消失了。他们不存在了。

Thomas没有进教室,觉得自己的过去越来越空白,终有一天会成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忘记自己做过的一切事情,独自游离在时间线的中心,徘徊迷茫如同二维中的一个一维点。

他打开日记,越来越多的空白页出现,完整的文章只有寥寥数篇。他翻回第一页,上面是一篇小短文,用幼稚的笔触写着:

我叫Thomas,我是住在一栋大别墅里的男生,我有一个  ,他叫   ,还有一个  ,她叫  。我的房子有一个   。我还有  个同学。我很快乐。

Thomas清楚那些消失的字迹是“爸爸”“妈妈”之类的字眼,那些他消失的过去!

门口的人影晃了一晃。

但Thomas没有发现。

第四章

第二天Thomas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躺在马路上,胸前盖着那本日记——他的房子消失了。当他打开日记薄时,却发现只剩下一行字:我叫Thomas。慢慢的,那行字一点一点地擦除了。

他不再是Thomas,他什么都没有了,他什么都不是了。

那两个人影冲过。Thomas疯了一般地跳起来追。黑色的人影从树角蹿上了一栋楼,Thomas拽住水管,踩着水管之间的落脚处往上攀爬,那个黑色的影子似乎有意放慢脚步让他燃起一丝希望,Thomas可以瞥见他穿着类似袍子的衣服,在天空中飞扬。

忽然一切颠倒了过来,原来的地面变成天空,原来的天空变成地面,星辰和阳光交替出现,再撞在一起。仿佛有人把时间调快了好几倍一样,无数个白日坠进夜晚,时间成为三维在他们身边流动,晃动。金色的影子出现了,他张开双手,像一只鸟一样翱翔,他的袍子上下翻飞着,舞动着。

Thomas的脑子里被一些新的东西充满……但他感觉不到那是什么,他感觉被人追着,他回头,发现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人与物在后面滑稽可笑地追逐他。

他在奔跑……他只能奔跑……他在逃脱……他必须逃脱……

一切扭曲了,像他的过去追逐着他的现在冲向他的未来。

扭曲了,扭曲着。

终于,那两个影子站在他的面前。他们有着相似的身高,一个是金发白肤的男孩,另一个则像是亚裔。他们摊开手,微笑着看着Thomas。

“第一个问题,”金发男孩说,“Who we are?”

“我是Newt。”

“我是Minho。”

“第二个问题,Where are we from?”

“我来自你的梦境和你的愧疚。”

“我来自你的现实和你的拥有。”

“第三个问题,What we did?”

“我陪伴你走过那段时光。”

“我陪伴你走出那段时光。”

 

 

 

END

 

 

 

 

 

 

 

 

 

 

 

 

 

 

 

 

 

 

 

 


评论

热度(14)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