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监视器》三人被关在禁闭室内,詹森通过监视器写下关于他们的日志。

猫骨头:

《监视器》


  TO:猪猪

  注释:设定是大三角分别被关在不同的禁闭室内接收实验,詹森通过监视器观察他们的行动写下的日志。

  

  XX年X月X日

  观察对象:Thomas

  今天我们把注射剂量上升了,这让实验体产生了幻觉。这种药剂过量会让实验题感到呼吸困难,并看到无法控制的内容。Thomas在注射半小时后产生了不良反应。

  他从他的床铺上痛苦的卷缩着摔到床下,但幻觉似乎让他感觉到恐惧,他一开始只是张着嘴无声的说着什么,但渐渐的他开始流汗,并颤抖着缩到了墙角,将自己抱紧,狠狠的像是希望自己的存在就这样彻底消失一样。

  这种反应持续了两个小时,之后他拒绝进食,心理医生对他进行了治疗,在催眠疗法中我们知道了他幻觉的内容。是关于两个同伴的死亡。

  他在幻觉的最后,在他呆着的最近的那面墙上恍惚的刻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名字上划了一条线。

  


  XX年X月X日

  观察对象:Minho

  对实验体的禁食持续到了第二天,实验体的精神状况良好,在重新进食时对工作人员进行了攻击。他的攻击并没有因为饥饿有所减弱,Minho的情绪波动在此刻达到最大值。研究人员从他愤怒的攻击下毫无还手能力,但安保很快就制服了他。

  不得不说他是实验体当中身体素质最出色的,在经过这一些列实验后,他对我们的工作绝不服从,为此制造了不少麻烦。不管我们怎样调整房间的监视器,他都会发现那个新位置,并对着镜头朝我们谩骂。

  大多数时候他都在说:“如果你敢把他们怎么样,我一定会杀了你。”


   

  XX年X月X日

  观察对象:Newt

  实验体的身体已经开始转化,我们对他进行了第四次注射治疗,但实验体本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病症,只是情绪陷入了焦虑之中。而原因和其他实验体不同,他并没有因为和同伴分开而难过。

  Newt在打发时间上面有着惊人的天赋,治疗后他会一度进入虚弱状态,醒来后他会对着枕头发呆片刻,然后在墙上记录一些东西。

  最开始是一些名字,都在我们的记录当中,这些大部分都是失败的实验体,他会一次写上一两个,然后看着他们的名字。在墙上有了快40个名字后,他开始对着这些名字讲话。从他的情绪波动中我们发现,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焦虑症状才会减弱。

  他最喜欢对话的名字是Alby。



  XX年X月X日

  观察对象:Thomas

  实验对象的排斥反应减弱了,他开始适应药物,并恢复了一些记忆,而这些记忆让实验体持续失眠、恶心。我们不得不让实验暂时终止,并针对他的症状调整实验内容。

  他的脾气变得不太好,在治疗当中一直盘问他同伴的去向,并对医疗人员进行消极抵抗。镇定剂会影响实验数据,我们考虑了电击疗法,但被主治医生拒绝了。

  Thomas的表现在一行人中并不出色,我们甚至觉得最开始对他的评价似乎过高了,他看起来并没有Leader的潜质,但从过去的行动当中他确实出色的扮演这样的角色。

  那么最可能的结果就是,他一个人的时候会变得不那么坚强。


  

  XX年X月X日

  观察对象:Minho

  实验体的实验几乎圆满成功了,我们开始对实验体进行外出实验,而他总是试图靠近其他研究室,我们不得不加强了对他的监视。他甚至在昨天打碎了外部实验室的玻璃,用那里的椅子。

  Minho看起来非常狂傲,他从来不畏惧我们,而在新的实验室里,他依旧正面反抗,这让研究员困扰不已。我们试图与他交流,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想过多的伤害实验体,如果可以和解的话,我们也是会稍稍顺应实验体的意思的。

  他对这样的提议回以冷笑,“把我们关在这个鬼地方做实验,把我们分开,折磨我们,还想得到我的配合?去死吧。”

  我与他交涉后得出了结论,如果不让他和那些同伴见面的话,我们接下来的实验大概会变得非常困难。


 

  XX年X月X日

  观察对象:Newt

  药物试验失败了,病情只是缓解了很短暂的时间又开始扩散,这个过程最开始会很慢、不易察觉,但总有一天会爆发,而这一天不会太远。

  我们停止了其他实验,很遗憾这又是一个失败的实验体,在尚能控制之前我们会留着他,他在这支队伍里所起的“Glue”的角色让感情方面的研究员有了极大的兴趣。

  他们很期待通过Newt观察到更多的关于其他实验体的脑部数据。

  我决定让他在后天与结束实验的人汇合。

  


  XX年X月X日

  观察对象:Thomas,Minho,Newt

  实验终于告一段落,不得不说飞了一番功夫,Thomas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大半,但我们的洗脑工作似乎进展的并不顺利。他在恢复精神后开始发怒,威胁我们如果再不让他与自己的同伴汇合就毁了自己,毁掉我们珍贵的成功实验体。

  我们将他放了出去,他和已提前被放出来的Minho还有Newt在新的外部实验室碰面。三个人的脑部数据都在这一刻更新了,我们无法理解这个变化。

  从科学角度来说,这一段时间的实验让我们摸清了这三个人大部分的情绪与能力。但在他们互相拥抱的时候,我们明显发现了新的讯息。

  Thomas又变得强大起来,不再是躲在房间角落里的阴郁犯人,而Minho的脾气忽然小了下去,连语气都变得不再刺人了。

  最大的变化来自Newt,我们从他的血液调查中发现,他今天的转化过程几乎为零。他的焦虑情绪一下子消失了,虽然这只是暂时的,但我们不得不感到惊奇。他忽然变回了“正常人”。


  [我在很久以后才明白这个实验里暗藏的东西,与解药与世界无关,有一种更强大的东西挑战着我们已知的科学,通常我们将这种感情称之为“爱”。

   他们为了彼此变得坚强。]


 

  END


评论

热度(165)

  1. 江湖不可饮猫骨头 转载了此文字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