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窃灵

窃灵

———自作自受系列六号

BY:猪猪

备注:不愿透露姓名的阿卿的刀梗,你们莫要打我,打她去。→_→←_←

 

 

“你相信灵魂的存在吗?”

“不。”

“你相信偷窃灵魂吗?”

“不。”

“你同意我们偷窃你的灵魂吗?”

“不。”

“如果这可以复活一个人呢?”

“……”

 

 

 

 

“什么是灵魂?我们认为灵魂是外界认知的集合体,也就是说,灵魂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义,或者是他人对这个人的判断结论。作为最优秀的灵魂研究组织HATTVHS(即help a tyrant to victimize his subjects助纣为虐的缩写) 我们寻找出了灵魂许多意想不到的价值,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例如,我们可以用灵魂制造躯体,从而将只存在人们记忆中的逝者带到现实中来。由于这个过程极其富有戏剧性和特殊性,我们将它称之为‘窃灵’。灵魂拥有者的灵魂会慢慢进入到复活对象的身体里,同时,灵魂拥有者将逐渐从其他人的记忆里消失,他会变得虚幻,直至他的世界变得一片空白,再也没有人可以记得他,他化为一具躯壳,而复活对象会真正活在这世上。灵魂原拥有者也不会变老,他在某种意义上永生了——用一种特殊的方式。”

“……”

“综上所述,你是否愿意让HATTVHS用你的灵魂复活Newt?”

“是的。”

一切似乎都是原来的模样,除了Thomas身边开始出现一个并不清晰的金色影子。那个影子可以辨认出Newt的轮廓,但它实在是太过朦胧与虚浮飘渺,以至于Thomas很多时候甚至找不到他。

Newt安静地和Thomas保持着几米的距离,有时候直接融化在夜色里,阳光穿过它的时候,似乎也有了几分温度。

 

 

当那个影子逐渐变得清晰的时候,Thomas也在失去他存在的价值,终于他发现那只停在他屋檐上的燕子在一个夜晚飞走了,门口的青苔下再也长不出野花,雨滴穿过他窗帘的时候,他似乎没有听见它们碎在窗台上的声音。那些属于他的秘密在瓦解,慢慢不见了。

 

 

有一天他意识到应该和他认识的人告别了。一点一点地,他深知他们不会记得自己曾经在他们的记忆里激起怎样的涟漪。

Newt变得更加清晰和实在了,虽然他仍然辨认不出他的面容,但现在他知道他在做什么了。有时候Thomas会感觉到脑子里一阵空虚,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狠狠地抽出来。而他知道那是他的过去。

 

 

Thomas开始按着电话本一个一个打电话过去,问他们身体怎么样,最近怎么样,最后再认真地告一次别。他们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说再见。

最可怕的是当别人对他的印象慢慢淡去时,当别人开始忘记他时,他仍然清晰地记得自己曾经拥有的东西。他的过去,他的意义,他为什么存在又为什么死去。

 

Newt终于有了一个真实的躯体,虽然他的肤色苍白如纸,眼睛也不是很清晰。Thomas尝试与他沟通,但更多时候他们只是面对面而立,不发一言。Thomas觉得他更像一个唯妙唯俏的塑像,或是一张精致的立体油画,但这已经很令他满足了。

 

Thomas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虚浮起来,有一些血管里似乎流动着虚无的空气,一切都像缩小后无数倍放大,失焦,空洞,茫然。

而Newt的眼睛开始浮现了,先是轮廓,接着是睫毛和瞳孔,淡褐色,与Thomas记忆中的如此相像。

 

 

Thomas找到了Minho。

“也许明天你就会忘记我,那么……好运,兄弟。”

“你说什么?Thomas。”

“……你记得Newt吗,Minho?”

“为什么这么说?我当然记得他。”

“……他回来了。”

“Thomas?”

“他回来了,Newt回来了。”

 

 

夜色从深紫变成蓝色,那份属于Thomas的夜晚似乎已经不再,就像夏天和秋天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却始终留不下一丝痕迹一样,Thomas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也要消失不见了。

没有郑重的告别,没有解释,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结局,他将彻彻底底地消失,化成碎片或是连碎片都不如的东西。

这一切是如此地荒诞又是如此的真实啊。

 

 

有一天早上Thomas看见Newt站在窗台的前面,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和自己记忆中的几乎没有差别,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Thomas从头到脚震了一震。

“Thomas。”他说,“早上好。”

那一刻Thomas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几乎变成透明的了。

Newt的目光慢慢地、慢慢地穿过他,投射到他背后的墙上。

“Thomas?”

在那一个霎那间他碎掉了,化掉了,消失掉了。

他的灵魂不存在了。

 

 

但他仍然活着,被迫地活着,用一种近乎于思想的方式,游移而漂浮地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看着春去秋来,看着每一个晨曦跌进夜色里,每一朵云掉进繁星里,看着时光像车轮一样转过一年又一年,看着Newt和Minho慢慢变老,生病,死掉,看着一个世纪过去了,一场战争结束了,一个民族灭亡了,一个时代崛起了。

他等待下一个轮回,也许他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重新建立起他的意义。

但那一定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吧?

就像洗去尘埃一般,地球也在洗去人类的痕迹,潮起潮落终失水,花谢花开终败去,在一次窃灵之后,还会有更多的灵魂随风飘逝。当干涸的河床上重新流动碧水,沙尘飞舞着掩去残恒断壁,藤蔓覆盖所有的鲜血时,这个世界将翻开一个新的篇章。

但这太大、太空洞了,对于一个普通的灵魂而言,对于Thomas而言,他完成了他后半生的最大使命——赎罪。这就足够了,他用自己的灵魂为代价,弥补了他的罪行。即使他会被一个世界忘记,他也是有意义的。

他也许会一直活到世界灭亡,也许更久。

谁知道呢?

HATTVHS曾经说过,有些时候灵魂也是不那么重要的。什么时候呢,比如——你的生命不足以对这个世界做出一点贡献,而你的灵魂可以时。

这本身就是个悖论,每个人的生命都不足以贡献什么,都是蝼蚁一般的。窃灵本身也是一个悖论,生死也是,这个世界也是。如果这么来看的话,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和意义。

这不光是Newt和Thomas的问题,也不光是Flare的问题。Thomas、Newt和Gladers只是整个时代的一个小小的构成而已,末日也是,WCKD也是,灵魂也是。

HATTVHS的格言是“虚无”,作为最优秀的灵魂研究组织,他们更有权威性,更能知道灵魂和世界的结论。

也许虚无才是一切的答案。

 

 

后记

这篇有点不像同人?不管如何,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2)

热度(12)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