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世界有多大

世界有多大

——自作自受系列十号

BY:猪猪

备注:阿七的点文,还是那一句老话,别抱希望。

 

 

Thomas喜欢旅游,准确地说,他对旅游的兴趣是从一个推特开始的。

推主是个旅游爱好者,他在简介里说,他旅游的目的是看看世界有多大。

挺普通的一个理由,很多旅行者都喜欢这样说。但推主的摄影水平很高,文字功底也是一流,推特的质量都非常不错。Thomas两三天会去看一下 ,作为一个不常旅游的孩子,这也从另一个方面满足了他旅游的欲望。换句话说,这让Thomas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样子,一个在贫穷、肮脏、不堪之外,美丽的世界。

从某个角度说,他很感谢这个人。

这促成了他的第一次外出旅游,由于经济原因,他并没有选择炙手可热的旅游景点,而是搭上了一班去小镇的班车。对于这个小镇,他了解的也不算太多,只知道这是在偏远山区的一个普通乡镇。甚至它的名字也有许多种不同的叫法,有叫班匹克的,也有叫罗曼提克的,但这些都是方言翻译过来的读法,换成英文来念的话,反而变得有些奇怪。

无论如何,Thomas还是出发了,带着一肚子满满的热情与期待,背着他的破行囊上路了。

沿路的风光还算不错,他可以看见车窗外的绿树塑胶一般被夕阳拉长,或是倾听雨疯狂地敲打着火车老旧,褪色,肮脏的铁皮壳。一切都是新的,或是说干净的,带着一种不属于他的气息和思想,成为他年轻而蓬勃的生命热情之载体,冲刷着,洗涤着他过去阴郁而灰暗的时光。

他有点爱上旅行了。

 在一个下午,Thomas穿过车厢去买水喝,无意中瞥见一个人靠在火车的窗玻璃上,阳光照着他的金发,在上面微微闪光,漂亮得惊人。

Thomas忍不住过去打了声招呼,“你好,”他说,“我叫Thomas。”

“你好。”挺好听的伦敦口音。

那个人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下他,其实对方也不过十七八岁,但看起来比他成熟多了。

他说他叫Newt,是英国伦敦人,准备去罗曼提克拍摄一组明信片。在一阵短暂的攀谈之后,他看上去很愉快,提出一起到车顶拍一组照片,“那里的风景比较好。”他说。

Thomas有几分诧异——车顶对于他来说太过危险。不光光是危险,甚至有点荒唐了。火车顶!但莫名其妙地,他对这个刚认识的旅行家有一种奇特的信任感,对车顶也有了几分向往。或许没有这么荒诞?

Newt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别紧张,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也不是第一次跑到火车顶上去了。要不是空乘不给,说不定还我还爬到飞机翼上拍几张云朵的照片呢。我相信那一定会有很震撼的效果——起码比在地上拍好多了。”

Thomas惨淡地笑笑,“好。”

他之前真的不知道火车有通道通到顶上——就是有他也不会爬上去的。但现在,Newt着实给他上了一课。

他们绕到火车最后的那个车厢,从一个暗藏的梯子爬了上去。火车顶上的风景好极了——甚至可以说奇妙极了,他看见蓝色而清澈的天空被风卷成碎片,像棉花糖一样撕裂,消散。火车的顶是一种老旧的绿色,带着层层叠叠的锈斑与积了好一段时间的雨水,肮脏而潮湿,颓败而充满生机。火车在剧烈地摇晃着,颠簸着,几乎不像是在轨道上行驶,而像一艘海上的船似的摇摇摆摆,他几度以为火车要翻了,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Newt则安然的坐在火车顶的一侧,带着几分嘲笑的看着他,并且对他的惊讶不以为然道:“这就吓哭了?你还真的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啊。”

他只得悲惨地笑笑,任由对方在火车的另一侧拿出相机把他的一举一动完完整整的拍下来 ,并且高声称赞这会是一组很好的照片。

他几乎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回到车厢里面的,他只知道当他回到车厢里面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瘫倒在车厢的地板上,任由其他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去罗曼提克小镇的时间终归是短暂的——几乎眨眼间,他们就已经抵达了一条小河边的站台

。好笑的是,直到Thomas把行李搬下车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根本没有一个计划,他甚至连罗曼提克的人讲什么语言都不清楚。

也许Newt会是他的一个优秀导游?

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几乎可以说是走投无路的Thomas找到了那个少年旅行家,跟他讲述了自己尴尬无比的现状,并且恳求他带他一程。

令他惊讶的是,他立刻就得到了对方的同意,

“像你一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几乎每一次旅行我都会见到不带脑子出门的人。”

尽管如此,他的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忧,毕竟他们才认识没多久,除了知道对方是英国人之外,他对Newt是一无所知。这么盲目而且冒昧的跟着Newt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旅行,无疑是不明智的——简直傻冒。

不过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Newt确实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旅行家,他们在罗曼提克的游览非常愉快,在观赏了稻田,水坝,以及各式各样的野花之后,他们一起去到乡镇里的酒吧品尝当地有名的果酒,又一起躺在稻草跺上度过了好几个夜晚。

他们都很享受这次旅行,甚至Newt也声称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愉快旅程。有一次Thomas无意中看到了对方的日记本,也不能说是日记本——更像一个随笔集。

 

10月14日

今天我们又没有找到可以寄宿的人家。奇怪的是,我竟然有几分暗喜,也许是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在稻草垛上过夜了?说实话,我有点担心那小伙子是否能适应这样奇怪的睡觉方式——但无论如何,我是非常喜欢的。我是多么热爱雨后稻草的清香啊,那一点点泥土的气息,也许夹杂着半个秋天,也许夹杂着鸟雀在深夜的鸣唱,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稻草的香气而已。

 

 

10月15日

今天我们去了水坝,看见白色的浪花飞泻而下,像雪花一样撒满整片草地, 我们都很惊讶,因为这样的景致看起来简直像冬天了,满山满谷的白色,连空气中都洋溢着泡沫。有很多巨大的风车在山谷的另一边摇晃着,把蓝天全都打碎了。

 

10月16日

我们去喝果酒,味道不三不四但还不错,有一罐草莓酒让我想起了我妹妹最喜欢的味道。那时候我们家种了很多的草莓和芒果,是芒果吗?我有点记不清了,可能是葡萄或者油桃吧。我之前不怎么喝酒,但我们两人都喜欢这次的果酒。Thomas说他喜欢梨子味道的,不过我总觉得他更喜欢蓝莓。

 

10月17日

Thomas和我去野花丛找了一上午的蝴蝶,但什么也没抓到。他说他明天就要回家了,本来想看星星,但是下起了暴雨。这样也不错,虽然雨水的腥味满屋子都是。我听着雨打在瓦上,忽然想起一句话“如果有布满青瓦的屋顶,我不认为雨是恐怖的事物”。

我也不这样认为。

 

 

 

 

 

 

 

 

 

 

Thomas回家后看推特,发现那个从来只拍风景的推主发了一条推:“这次旅行遇见了一个很好的朋友。”后面是Thomas和Newt的合影。

 

 

世界有多大?

我不知道。

我等你和我一起去看看。

 

 

 

评论(5)

热度(23)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