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脉搏

脉搏

BY:猪猪

——自作自受系列四号暨贺新年

备注:Thomas第三人称视角。AU。

 

 

那是一种奇特的感觉,犹如血液在他的身体里爆裂,回旋,他的过去、现在与将来被压缩再压缩,晃动着,拉扯着,一头撞进他的理智与思想,最后化为一个颤抖的音符,融入他的脉搏里,随着每一次跳动而碎裂迷茫,像肮脏的血渍覆盖大地一样,覆盖他的生命。

 

Thomas注视着被人们称为“阳光”的射线倾斜、弯曲地流泻下来,照在一群群人们的身上。他们的嘴唇蠕动着,但Thomas听不到声音,他们的脸上是各种奇怪的表情与动作,有人把嘴咧开成一个奇怪的弧度,有人把嘴角拼命上扬,有人则把双唇紧紧地贴在一起,脸上的肌肉抽动着。

 

这仿佛是一种Thomas无法理解的语言,或是说Thomas从来就理解不了这个世界的沟通方式,那么多人在可笑地交流,却没有人愿意停下来想想发生了什么。

 

他的脉搏抽动起来,昨天的画面又一次涌上了他的脑海,那个医生张开嘴巴,说:疯子。

他的家人坐在旁边哭,好像发生了什么很大的事情。

为什么他的脉搏又开始跳动了呢?他甘愿有一天它不跳了——那不是更好吗?如同他们说的:死了。死了不是更好吗?

 

天空忽然开始摇晃了,众人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狰狞而恶心的微笑,他们开始向Thomas涌过来,像是为一个巨大的庆典做什么准备,他们的手伸出来,将他撕碎,把他的血和灵魂挑出来向着天空举着。那些被他们称为大厦的建筑一栋接一栋地倒下了,围成一个漂亮的圆圈,把他放在中心。

 

那是一种奇特的感觉,犹如血液在他的身体里爆裂,回旋,他的过去、现在与将来被压缩再压缩,晃动着,拉扯着,一头撞进他的理智与思想,最后化为一个颤抖的音符,融入他的脉搏里,随着每一次跳动而碎裂迷茫,像肮脏的血渍覆盖大地一样,覆盖他的生命。

 

Thomas寻找他脉搏跳动的理由,却只发现一个漂亮的身影,混乱地闪过来。又消失了。

 

他想起他的过去,一段奇异的时光。他看见那些曾经照顾过他的人之影子晃动着,然后他又看见了别的东西——墓地上飘忽的旗子、火焰下的灿烂的茅房、尖叫的人、跪在医生面前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

 

他的脉搏还在跳动,他现在几乎有点烦它了,他希望这不是什么预兆,就是预兆也好,他倒希望凡事都有个预兆呢。

 

那些人还在高声尖叫,那个身影第二次晃过他的面前。那是他脉搏跳动的原因吗?还是其他?

 

太阳落下来啦……月亮也是……他们的光芒混在一起,发出一种奇怪的光亮。海水涌进这个城市——从夕阳的边界涌进来,从缝里涌进来。它们几乎要把天空撑破啦,整个世界像是像一边斜了过去,如同一个大大的羊皮袋子,吱吱地作响。

 

人们又开始跑动,从一边跑到另外一边,又跑回来,因为火焰已经从水里面冉冉升起了——它们把海都染成红色的了,漂亮的红色。

 

那个人影又近了,已经很近了,他似乎在说什么,又没有说。

 

那是一种奇特的感觉,犹如血液在他的身体里爆裂,回旋,他的过去、现在与将来被压缩再压缩,晃动着,拉扯着,一头撞进他的理智与思想,最后化为一个颤抖的音符,融入他的脉搏里,随着每一次跳动而碎裂迷茫,像肮脏的血渍覆盖大地一样,覆盖他的生命。

 

Thomas几乎要从身体的深处炸开,一切还在拼命地晃着,好像这辈子都停不下来了——

 

Thomas!

 

他尖叫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在了一条马路上,一辆接着一辆的车从他的身上碾过去,压过去,那些轮胎直接从他的心上划过,巨大的阴影,巨大的轰鸣,巨大的死亡,巨大的血。

 

轰隆隆,轰隆隆。

 

他坐在地板上,一个漂亮的女人正抚摸着他的头发,她的嘴唇慢慢动着,似乎在说什么话。

 

又一辆过来了,那个人影又过来了,脉搏又跳动起来了。

 

你怎么会是疯子呢……Thomas?她轻声说道。怎么会呢。

 

是一种呼唤般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回来吧,Thomas。回来吧。

 

火焰在他生活了15年的家里燃烧,那个男人把他弟弟的身体往火里推着,他跪在地板上,门声响起来,他看见一只褐色眼睛压在窗口上。

 

Thomas,我还在这里,Thomas。

 

车又过来了,翻滚着,颠倒着,撕扯着,流离着,把他又一次撕开了。

 

 

他从窗口被扔出去了,从树林里穿过,咣当一声砸在草地上,一辆车把他拉到医院去,在半路他又被扔了下来。

 

那是一种奇特的感觉,犹如血液在他的身体里爆裂,回旋,他的过去、现在与将来被压缩再压缩,晃动着,拉扯着,一头撞进他的理智与思想,最后化为一个颤抖的音符,融入他的脉搏里,随着每一次跳动而碎裂迷茫,像肮脏的血渍覆盖大地一样,覆盖他的生命。

 

他被人抽了一巴掌,因为他没有哭。

为什么不哭呢?你个狗娘养的!

他于是被按在坟墓前面,脸就贴在墓碑上,冰凉冰凉的,很舒服。

 

Thomas,跳动起来吧,跳起来吧。

 

 

现在他被吊在一棵高高的树上,很多只鸟在剥开他,其他人坐在地上看着。

 

 

他把手放在他叔叔的动脉上,什么也感觉不到。

这是死亡的感觉吗?

你害死了他!你个疯子!

疯子!疯子!

 

一切忽然安静下去。这么多年来他的眼泪第一次落下来。

那些鸟还在吃,血几乎把他们白色的尖嘴巴都染红了,他们的头一下一下地动着,啃着。

 

Thomas。我相信你。

 

他一个人穿过漫长而空洞的街道,地面是那样的阴冷潮湿,小孩和街头艺术家的涂鸦到处都是,红色和绿色放在黑色的墙上,油漆已经剥落了,那些巨大的字母扭曲了。

一只狗冲出来吠叫,它咬住他的脚腕,把他拖到垃圾桶旁边去。

 

Thomas。

 

他一个人走过都是尸体的战场,踩在那些吱吱作响的东西上,血流成河的东西上,肮脏不堪的东西上。有人拿枪对着他,却又放下了,有人哭着求他把自己带离这个地方。

 

回来吧。

 

他一个人躺在监狱的走道上,狱警拿着棍子砸在他的身上,催他赶紧走,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那是一种奇特的感觉,犹如血液在他的身体里爆裂,回旋,他的过去、现在与将来被压缩再压缩,晃动着,拉扯着,一头撞进他的理智与思想,最后化为一个颤抖的音符,融入他的脉搏里,随着每一次跳动而碎裂迷茫,像肮脏的血渍覆盖大地一样,覆盖他的生命。

 

那些鸟好像永远不会停下来了,非要吃光他为止。他们吃呀,吃呀,永远没有尽头。

 

 

他想起一个很久远的对话。那时他装死躺在地上,Newt看了看忽然笑起来。

 

为什么?

 

因为我摸到了你的脉搏。

 

 

 

 

END

 

后记

这篇大概意思是T有一些坎坷的经历,所以疯掉并且去自杀,作为他曾经的朋友,N企图唤醒他。故事里有三个世界,即他所处的阴阳界,他的过去时空和真正的世界。

灵感来自《SHERLOCK》第二季第一集的一句台词。

 

 


评论(2)

热度(19)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