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归零计划(一发完结)


BY:猪猪





仿真人创造组织RILADM (Real is lying: Anthropomorphic Dummy Maker)的创始人,机器人、人工智能及生物学专家Blacks Brown 在1周年庆典上的演讲:

“这只是一个开端。我们才刚刚将一切推入正轨,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越来越多的人认可我们的研究。RILADM将始终站在时代的最前之处,甚至跨越时代,为了我们、我们子子孙孙的未来而进行着这一切工作……人类不可能永远主宰一切,任何生物都不能……如果我们能够跳出思维与各种条约所限制的框架,也许我们能发现更深之处的人性——非人性的东西。我们要利用一切我们所知,去探索我们的未知……

“这不是悲哀,这是另一种的延续,总有一天我们会发现,感情会成为我们的羁绊。但这意味着另一种的进步,仿真人可以将人类的生命传承下去,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思想,文化,历史,永远会有我们想不到的东西……

“仿真人——人工智能是一个颠覆,但我们想让他成为一种常态,一种被人所接受的地球成员,被平等地对待着,被当作一种有历史,有未来的存在……

“我不想被盲目地称颂,这一切并不是人们所看到的那么干净与直接。为了一个宏大但不拥有‘正义’定位的目标,我们需要使用异于常人的手段,而我希望这些手段是值得的,以掩去它所造成的牺牲……

“终有一天你们会明白我的所言。但这只会带来更大的、更深的伤悲。不要妄想、不要沉迷于人工智能上你所有的发现,或是你的成果。这是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事情。

“也许一切会归于零点,这是我们最好的挽救方式,用最粗暴的方法,去斩断本不应该有的,或是失败的尝试。情感、道德、怜悯或是其他。”

 

Chapter one

Steve颇为骄傲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T-127型号的人工智能Thomas简直是一件艺术品,所有的细节都恰到好处,每一根发丝都闪现着华丽的褐色光泽,皮肤上的微微褶皱只让他看上去更加真实,流淌着电路的血管经过精致的处理,充满了青蓝色的张力与韧度。

他凑上去看了看人工智能的眼睫毛,这是他最满意的部分之一——轻度的卷曲,连根数都记录在表单上,不亚于任何真实的眼睛。经过数日努力与修改,他和他的小组完成了这一个极高难度的任务。而在正式试用实验之前,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欣赏一下Thomas。

他的智能脑无疑是不可计数思维的结晶,是T-计划前17个成品的进阶,和他的感官互相配合着,用一套精心设计的程序指令控制,掺入可以构成情感的微妙元素,只要第一缕电流唤醒,就将展开无限的篇章。

Steve缓步走到记录台前,看着还是一片空白的数据,自豪感油然而生——再过很短的一段时间,这将是科技巅峰的见证。现在T-127正被安放在一个巨大的金属底台上,肩膀处卡了两个固定器,各个关节暂时还由铁臂限制着。很快他就可以活动了,他将睁开他漂亮的褐色眼睛。Steve想。

他按下隔离键,防护玻璃降下,把Thomas和他所在的一篇区域与自己分离开来,闪烁的信号灯打在玻璃上,晃动着涂抹出炫目的颜色。Steve后退了一步,拿起对讲机:“这里是T-127 Steve,可以启动了吗?”

“用自动倒计时吧。”他的总管Minho这样告诉他,“T-127是一个共同研发项目,手动启动会让这个关键的时刻引起纷争。”

Steve耸了耸肩,把自动倒计时定为30秒,打开摄像头,将聚焦对准T-127。“这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作品,”他冲着录音口说,“短期内不会出现第二个了……T-128的筹备工作起码要好几个月,而我们会对T-127进行长达14个月的监视记录与修整,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内,T-127都将是RILADM最高水准的人工智能——”

他停住话头,因为倒计时的屏幕上已经呈现了个位数。Steve抬眼看去,Thomas身上的电流似乎正在蠢蠢欲动。

“叮”地一声响,T-127睁开了他的眼睛,在他深褐色的瞳孔中倒映着室内跳动的数据与雪白的墙壁。他看上去还有几分茫然,尝试着动了动身体,随即发现了固定器。他张开嘴唇,声波从精致的雪白牙齿间流淌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他说。

Steve几乎要跳起来——48秒时就说了第一句话!这简直是个奇迹,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个T-1系列产品可以做到这一点。他很想把这个消息传扬出去,不过他需要先慢慢欣赏一下Thomas在监视室之中的举动。

固定器松开了,T-127开始动用他的手脚,慢慢地,他开始走动,步子生硬而没有节奏,不过很快他的人工智能脑就调整过来。他绕了几个圈,再一次将目光投向Steve,那双眼睛好看极了,淡茶色的光泽在他的瞳孔上闪动,富有生命张力,仿佛一层薄薄的美丽水雾笼罩在春天刚刚解冻的新土上。

Steve从玻璃前面往后退了一步,两人的目光刚好碰在一起。

“试验期。”他咕哝着,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Chapter Two

Steve坐在他的老板Minho对面,疲惫地翻阅着面前一沓沓的文件。“你还要我解释多少次?”他不耐烦地说,扬起眉梢瞥了一眼对方,“这会是一个创新。”

Minho冷冷地笑了一声:“一个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的机器人?”

Steve摊了摊手,装做惊讶地问:“你已经让客户签了字了吗,Boss?”

“签字是你负责的。”Minho明显在奋力压抑自己的怒意。

“可是——”他故意拖长了音调,反驳道,“T-127根本就没有客户啊。他只是一个实验性机器人,为了T-12型号准备的,我们不应该发掘尽可能多的东西吗?”

Minho将马克笔往旁边一扔,双手撑住桌沿,向前倾着身子:“你有什么计划?”

“我没有计划,Boss。”Steve似乎有意挑拨对方的底线,“我给了Thomas一具完美的躯壳和一个并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的大脑,我需要一点时间去观察会发生什么。”

Minho欲言又止,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满足你的要求。”Steve几乎是半恳求地说道,“我只要一点时间,你会有前所未有的名望与成就,是的,成就,我会把我应得的都给你,把这项研究说成是你的伟大成果……只要……”

“只要什么?”Minho怀疑地问。

“只要你配合我,只要你给我提供合适的条件与环境,这些就够了。”Steve把手压在桌面上,“听着,亲爱的老板,你应当清楚Alice和你说过的话,她对我的评价是怎样的,你应当清楚……”

Minho凝视着这个年轻人黑色的双眼,里面满是欲望与热爱,近乎疯狂的热爱。

一段时间前,Steve从Alice的部门转过来时,Alice曾经这么对Minho说:“他爱人工智能,但不是慈悲的爱,而是欲望的满足……他很有天赋,不过,更多的,他渴望思维的底线与道德的底线混在一起的时日……我只能说这么多了,祝你好运。”

Minho偏了偏头,“好吧,那么,我们还是找原来的那一位帮助试验者吗?”

Steve如释重负地点点头,“不过,我要对他的全部命令权。”

Minho沉重地看着他,几秒钟后,他的唇齿之间蹦出那个字眼,生硬而艰涩地。

”好。“

随后他便起身离开,屋子里只剩下Steve一人,五颜六色的信号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不怎么鲜明的轮廓。

他站起来,转身面对那一面镜子里的自己,久久不语。

Chapter Three

”Newt,你好。”Steve向面前的金发男孩伸出了手,“我是Steve,在这段时间,我是Thomas先生的主治医生。我们很荣幸你可以在这里担任你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男孩不自然地笑了,他抓住Steve的手摇了摇,“不胜荣幸。”他说,“那么,这位Thomas先生失忆有一段时间了是吗?”

“啊,是的。而我们准备了一个精心策划的疗程,我们需要你的协助。”Steve边开门边说,“这边请。”

Newt走进了隔壁的那个房间,而Thomas——T-127正端坐在那儿,带着一种平淡的表情。见到来客,他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

Newt犹豫地回头看了看Steve,问:“我可以开始了吗?”

Steve非常有礼貌地微笑了一下:“可以了。”

于是Newt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那张表格:“呃,您好。冒昧问一句,请问您可以记得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Thomas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指了指一侧的椅子,让Newt坐下。“让我想一想......也许是在一个实验室里醒来?”他思索道,“呃...似乎是这样。随后我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位先生。他把我带到一个封闭的屋子里休息,再后来我就被带到这儿。我在这里坐了半个小时,直到你进来为止。”

“这么说你还没有吃过东西?”Newt问,“你想来一点吗?我可以叫Steve给你送来一些----”

Thomas拒绝得很干脆:“目前为止我还不饿,”他说,“如果有需要,我会去找人拿来。”

Newt点点头,翻开了下一页。

Steve盯着屏幕,手中飞快地记录着数据。他时不时放大显示出的图片,瞪大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的神情很奇怪,像一个猎人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猎物,带着欲望和深深的,清晰的麻木。

“你是否记得,或零碎地记得关于你家庭的事情?一些碎片,一句话,无论多细小......总有什么东西,”Newt比了一个手势,“在你的大脑里?”

Thomas垂下脑袋,一会儿后他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先生。没有,完全没有。”

Newt没有表露出失望,“那好吧,或许我们应该慢慢来。你是否记得一种颜色呢?有哪一种颜色你觉得有特殊意义?某个人眼睛的颜色?一种花的颜色?一间房子的颜色?”

Thomas迟疑的时间更短了。“我可以肯定,我可以肯定没有,先生。”

Newt着实有一点点惊讶了。“好吧,嗯,我还有一些方法,”但他的声音显得没那么有底气,“你一定知道一些儿歌,乐曲之类的东西,说不定我们可以找到什么线索。”

Thomas笑了笑,“你知道吗,我觉得我挺乐于听一听你的故事,我觉得这才有帮助。”

Newt没有,也不可能听见Steve在监视室内部的惊呼,他听从了这个建议。“我的生命总是逐步走向沉默,”他说,“从我哥哥的参军开始,夜晚火苗的噼啪声,凌晨恶作剧的敲门声,翻动糖果罐的声音一点点地不见了,那一个变声期的嗓音再也没有在我的家里出现过。一开始是有哭声的,再后来也没有了,似乎整个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我不喜欢这种死寂。

当我去当随军记者时,我见识到了更多,也更恐怖的肃静。在炮火之中,在上场之前,那些战士握着枪,互相注视着,他们的呼吸声都要听不见了。那些炸弹就在门口几米开外的地方一个接一个地炸开,我却感觉什么也听不见,或者说他们什么也听不见,他们是如此地沉默着,以至于当他们的尸体被放在板条箱上拉回来时,我都发不出一声嗫嚅。

我离开部队时十七岁,后来我到一个医院做实习医生,那时刚好是四七病毒泄漏的时期。我想,我不必多说什么了吧。更多的死亡,更多的我不想要的真实。
我的梦想是做一名记忆改造师,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Newt靠在椅子上,沉默地注视着对方。
Steve不怎么礼貌地推门而入:“Newt,今天先到此为止吧。”他用复杂的目光看了看机器人的方向,嘴角抽动了一下。

Chapter Four
Thomas似乎在一夜之间打开了话匣子,他和Newt开始无话不谈,从战争到历史,从生存到死亡。他们议论吉百利的巧克力,卡夫卡的作品,意识流和夏威夷的沙滩。Thomas热衷于接受信息,有时候他会向Steve抱怨自己知道得太少,Steve就告诉他他仍在恢复当中。
“我要的是一个实验性机器人,而不是一个文史学家。”Minho如是说,“这个计划看来已经有了既定的发展方向,不需要过多的实验了。而且改版的T型已经投入使用,你必须取消这个机器人,让那个测试师离开。”
Steve耸了耸肩,“可以,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有一份礼物给你。”
Minho挖苦道:“听起来真像我的初衷。”

Steve回到监控室,Newt和Thomas显然在一齐书写些什么,他轻轻一笑,低头看了看昨天他找到的东西:一叠诗稿,只是半成品,但才气逼人,显然出自Thomas之手。
“卡夫卡。”他带点嘲笑意味地轻声说,“还是拜伦?”

Newt手里抓着一本诗集,“替他出版这个,好吗?这是他的愿望。”
Steve低头看着那些句子,嘴唇湿润了,他试图说些什么,但还是没张口。昨天他戏谑地告诉Minho会有一份礼物,看来并没有说错。他企图从那些字句里找出什么,一种排列,一种定性,一种机器人的特质,一种能证明这些词语是出自机器人的理由......
没有。
这完完全全出自一个天才之手,从心中流淌出来,来自信仰与爱。
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个结果,而现在,是他作出决定的时候了。他不能让Thomas的天赋就此埋没,也不能让这个结果泯然众多个结果之中。从他为Thomas设计一副完美的躯壳时开始,他就把他视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他塑造了他,也成就了他,此时此刻,Steve要选择轨道的方向了。
他狠下心,伸手接过那本诗集,点点头。

Thomas从未停笔,他不停地创作,创作出一部又一部的作品,Steve和Newt将它们寄给Minho出版,均用一个代号作为作者名称:127。

当127已经成为文坛的一个神话时,Minho找到Steve。“我在下礼拜六安排了一个发布会,”他神采奕奕地说,“我会向全世界宣布一条新闻。”
Steve毫无兴致地勉强问道:“什么?”
Minho挥挥手:“127的真实身份。”
他愣了一下,“你要我兑现我的诺言?”
Minho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行,”Steve的语调里带着几分轻蔑,“ '我会把我应得的都给你,把这项研究说成是你的伟大成果' ,我确实这么说过。那么,127 的真实身份就是你了,老板?你会成为一个大作家,让T-127做你的傀儡?”
Minho摇了摇头,“我没有这么卑鄙。把真相告诉他们吧,Steve。”
“什么真相?”他似乎预感到了一个最坏的结局,不禁打了个寒噤。
“T-127,天才机器人Thomas。”Minho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成果。”
Steve盯着对方的眼睛,用自己都觉得苍白的语言说:“那......这个研究就没效了啊。”
“他的效果已经出来了,够了,我们不需要别的。”Minho说。
Steve退后一步,“我还没有研究完。”
“假话。从你出版那一本诗集时起,你就研究完了。”Minho一语道破道。
Minho打算转身离去,Steve只得朝着Minho的方向大喊:“这一切都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你不能剥夺这一点!他会失去他的天赋!”
Minho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停下脚步。

“Newt,我很高兴你对Thomas有这么大的帮助。”Steve微笑着说。
“我也很高兴。但愿这不是逐客令。”Newt笑道。
他感觉自己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我很遗憾地说,在之前,我们对Thomas的身份有一些相瞒。现在,由于我们要将127的身份公开,所以我来这里告诉你我们没有透露的信息。”
“啊,我不需要听的。我和Thomas相处的很好,我尽力地帮助他,这对我的工作不会有任何影响。”Newt显得很从容。
Steve抿了抿嘴唇。“他是机器人。”他说。
Newt呆住了,几秒钟后,不待他做任何解释,就夺门而出。当他经过Thomas的门前时,他往里看了一眼,就这么一眼。
为了测试逼真度,Steve选择了一个重度机器人恐惧症患者Newt做测试师。

Thomas问了许多次Newt去哪里了。

Chapter Five
Steve站在一个玻璃圆台前,上面固定着机器人Thomas。
他要用毁灭来挽回。毁灭他的心血,来毁灭造成的一切。
他轻声说:“再见,T。”
当他做完这一切后,他会被开除,但他不在乎。他爱机器人,所以要保护他们。
他按下电钮。
屏幕显示Thomas的大脑在被清空,记忆,存储都被清除。
许许多多的数据在红光闪烁下归为0点。


END


评论(7)

热度(13)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