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ina(猪猪)

世界最暖迷宫圈!

二逼复联欢乐多之拯救小蜘蛛

——呵,呵,呵——

小蜘蛛摊上事儿了。

小蜘蛛摊上大事儿了。

 

他期中考挂了5科,两度错过学校集会,4次忽略带家长来学校的要求。现在老师联名勒令他退学,而且告状电话即将打到梅的手上。

 

走投无路的小蜘蛛只能奔向复联找援助。

 

 

美队把蜘蛛宝宝赶出大厅,带上门,对里面的复仇者们问道:“你们居然没有愧疚感?”

托尼往椅背上一靠:“只有你慈悲为怀菩萨心肠一心想着造福社会拯救教育界。我们愧疚个鬼啊。”

 

其他人纷纷附和。

 

斯蒂夫往托尼旁边一坐,叹了口气说:“他第一次集会是2月5号,那时他在哪儿?”

 

众人沉默几秒,娜塔莎低头道:“在旧金山。”

 

“他跑到旧金山干什么?”美队胜券在握地问。

 

寡姐的脸已经红得和头发一样了:“在我狂买的时候替我拎装衣服的袋子。”

 

托尼翻了个白眼。

 

“那4月初呢?4月初他是不是在南非和我们一起收拾当年的烂摊子?”斯蒂夫抓起桌上的一只鸡腿。

 

“作为一个复仇者,承担责任是必要的。”托尼反驳道,“我这是为了他好。”

 

班纳悠悠道:“南非事件时他还在看天线宝宝。”

托尼一个苹果扔过去:“天线宝宝有什么不好。”

 

旺达一摊手:“那五月中怎么说,他没有跑到哪儿去啊。除非你说……原来托尼叫他去喂羊驼那次是在他学校集会期间?!”

 

美队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第四次他不是自己跑去看漫展了嘛。”寡姐打圆场。

斯蒂夫微笑道:“坐的是贾维斯替他约的直升机。”

 

 

“我觉得我们好过分,”旺达呜咽道,“要不我们杀人灭口吧。”

“好主意。”托尔点头道。

 

“说正经的,”美队耸了耸肩,“要不我们派一个人假装小蜘蛛的家长?”

“要我去吗?”班纳热情地说。

铁人深吸一口气:“不了。”

 

旺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强忍着一口血喷出来的冲动。

她被复仇者们塞进了一套超级正经的长裙里,套上一个显得很蠢的眼镜,再把头发绑成30年前非常流行的高马尾。

“记住,”托尼拍了拍她,“你是彼得的姐姐旺仔。”

这个起名能力是要逆天吗?

旺达握紧了拳头:“为什么不让我直接用超能力?”

快银和蔼可亲地咧开嘴:“小蜘蛛不同意,而且这样后患很多。”

还不是我来收拾烂摊子。旺达,不,旺仔恨恨地想着,离开了一群损友向小蜘蛛的学校走去。

 

“您好,我是旺仔。”为了和铁人口径一致,旺达忍气吞声地向小蜘蛛的班主任伸出了手。“我很抱歉小——彼得给您惹麻烦了——”

“怎么可以说是给我惹麻烦呢!”班主任一下就火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工作的目的是什么!”

我鬼知道你工作的目的是什么!

旺仔赔了个笑脸:“您一定一心为了祖国未来的花朵着想!”

【BGM:You raise me up】

老师点了点头:“对啊,我都是为了他们好啊!你怎么可以说给‘我’惹麻烦啊!彼得再这样下去注定会……唉他是自毁前程啊!我都替他捏一把汗啊!我不忍心看他堕落啊!他天天幻想着拯救世界他以为他是蜘蛛侠啊!”

啊什么啊……旺仔的汗已经开始流了,她知道接下来准没好事。

“你是彼得的什么人?”老师问。

旺仔赶紧插上话:“我是他的姐姐。”

那双眼睛忽然锐利起来:“彼得上次请假时说他无依无靠孑然一人。”

小蜘蛛你撒谎也不统一个说法的吗!

旺仔马上改口道:“是这样,我在3岁时走丢了,昨天终于回到了家的怀抱,于是我想为我弟弟的学习负责……好吧我错了您不要这样看着我我重新说就是了其实我是他的堂姐,我一直在巴西工作,最近才回来,没错就是这样。”

老师面不改色:“你说句葡萄牙语给我听听。”

……

旺仔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师的一只手就搭上了她的肩膀:“小姑娘啊,我念你还年轻,瞎了眼看上了彼得,替男朋友来解围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做了。”

旺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办公室的墙上闪过一道红光,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旺达回到复联,对迎上来的小蜘蛛说:“亲爱的,给你一条建议,你退学吧。”

 

复仇者们赌上了。寡姐和鹰眼一组,托尼和美队一组,雷神和幻视一组,哪一组先解救小蜘蛛就可以霸占一礼拜的恒温泳池。

 

【铁人内心OS:本来就是我的好吗!!!!!!!】

【小蜘蛛内心OS:你们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泳池!!】

【复仇者们内心OS:当然是为了泳池!!!】

 

娜塔莎不自在地理了理自己的衬衫领子。“计划是什么?”

“我先把箭射进小蜘蛛班上的玫瑰花坛里,趁着其他人出来查看情况的时候你去把他班主任引出来,然后我射第二支箭,小蜘蛛英雄救美!”

娜塔莎为自己摊上一个猪队友感到很愤怒。

 

不过最后计划还是实施了,只是出了一点小岔子。

当小蜘蛛的班主任走出窗台查看时,娜塔莎按着原定程序喊:“不好,有人偷袭!”

小蜘蛛按计划准备冲上去拦下那支箭(当然少不了开一点挂),这时全班同学冲上去按住了他,认为他想与外面的人里应外合一同坑害班主任。任凭小蜘蛛大喊大叫,他们丝毫没有松劲儿。

 

最后还是寡姐出的手。

 

 

幻视被雷神塞进了一套眼睛都不露的衣服里,被对方牵着去了小蜘蛛的学校,至于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托尔发现拎着锤子很奇怪,于是就装作要修缮一栋街边房子的花园,由于太入戏了,他一锤子砸了下去。

 

 

美队看着坐在旁边一脸拽爆的托尼,只得又赔了一个笑脸:“老师啊,彼得太不懂事了,我回去一定和梅好好谈谈,尤其是关于幻想的这个问题,没办法,他还小嘛。”

 

老师一挑眉:“我觉得您旁边这位对我很不服气。”

美队一哆嗦,连忙打圆场道:“他是特别讨人嫌……”

铁人道:“贾维斯——”

斯蒂夫用右手捂住了他的嘴,低声威胁:“再出声我让浩克拿走你的甜甜圈。”

他又对老师说:“我替彼得向您道歉,还希望您大人有大量。”

老师还是一挑眉:“我要你旁边这位道歉。”

铁人道:“贾维斯——”

斯蒂夫急忙按住他,说:“这就算了……”

老师最后一挑眉:“小伙子,我看你才活了二十几年,我吃过的盐可是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啊。”

铁人甩开美队的胳膊:“我们走吧,回家我把这学校买了。”

斯蒂夫在做最后的尝试:“阿姨我有个朋友,他很好看很聪明还经历过战争要不要我介绍给你?”

 

 

“今天没有晚饭吃。”铁人面无表情地说。

美队崩溃道:“为啥?”

“你打了我。”

WOC?!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再吵我就把你介绍给另一个老师。”

 

寡姐听完了情况,打电话给吧唧:“你快点跑。不然得去相亲。”

 

END


评论(18)

热度(191)

©Newtina(猪猪) | Powered by LOFTER